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慎终追远 > 正文

双面人生-纪实故事-

时间:2021-11-25来源:以俟君子网

  17岁的耿乐是个富二代,因为读书期间把精力过多地放在了吃喝玩乐上,以至于高考分数连专科线都没达到。老爸耿雄担心女儿过早步入社会学坏,在交了数目不菲的建校费后,换来了本市一所“二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大学老师一般都是上完课就走了,有的甚至课前都不会点名,学习全凭自觉。这下可好,好玩的耿乐干脆课也不上了,直接在校外租了间房子,天天往来于各个娱乐场所。做什么事情都是有底线的,耿乐连续旷课半月后,学校的闵校长直接把耿雄请到了学校。

  简单介绍完开学以来耿乐的表现后,闵校长话锋一转道:“首先很感激您为本校做出的贡献,但本校的师资力量实在有限,贵千金的才华在本校得不到发挥。为了不耽搁贵千金的前途,您还是给她找一所更好的学校为好。”

  校长的言外之意耿雄当然听懂了,可如果女儿被开除了,没有了任何约束的她,还不知会变成啥样,于是他恳求校长念耿乐是初犯,再给个机会。闵校长也不想把事做绝,思考片刻后同意耿乐留下来,但前提是耿乐必须回校住宿。

  已尝到甜头的耿乐,怎么也接受不了学校规章制度的约束。老实了几个晚上后,她趁寝室同学都熟睡的档口,偷偷溜出了学校。虽然耿乐在天亮之前回到了学校,但她玩通宵的事,还是被闵校长知道了,当天她便被叫去“恳谈”。

  耿乐百思不得其解,她溜出去的时候已是半夜十二点,家住校外的闵校长是不可能看到的,自己一定被人“出卖”了。耿乐决心找出这名“内鬼”,于是在一个月朗星颠痫病发作前兆稀的晚上,同学全都睡下后,耿乐再一次悄悄走出寝室。不过这次的耿乐没有走远,而是躲在离学生公寓不远的一个角落蹲守着。

  很快,一个黑影从耿乐寝室走了出来,借着月光,耿乐看清黑影人的面容,是与她同一寝室的班长啸月。说起这啸月还有段传奇故事,据说她在今年高考中,以高分被一所重点本科院校录取,可不知为啥,最后却来到了这所不入流的“二本”院校。

  待啸月走近,耿乐突然从角落里冲出来。未待耿乐开口,啸月先发制人道:“呀耿乐,你也在这看考级书?”

  考级书?耿乐低头看见啸月手里,还捧着一本英语四级考试用书。这个啸月,真是太狡猾了,耿乐被她气得都不知该说些什么好。见耿乐不开口,啸月又道:“马上就要过级考了,还有好多重点没看完。”

  事情发展到这步,耿乐也只有顺着啸月的话说下去了:“是呀,本来想在寝室温习的,亮着灯又怕影响同学休息。”“我也是这样想的,可你的书呢?”啸月的问话打了耿乐一个措手不及。

  还好耿乐随身带有平板电脑,这下派上了用场,只见她拿出来道:“我有这个,不用带书。”啸月看见耿乐手中的平板电脑,眼神中充满了羡慕:“是呀,有了它,是不用书了。”

  “你没有吗?”耿乐手中的这部平板电脑,已是她换的第八部,所以她觉得这根本没啥值得羡慕的。啸月没有回答耿乐的提问,而是坐到路灯下道:“时间不早了,咱们还是开始复习吧。”

  耿乐这次倒霉透了,白天都不会好癫痫病什么时期能查出来好学习的她,晚上临了还陪啸月看了一个通宵的书。第二天耿乐整个人都没精神,好不容易挨到下午放学,她立马约了几位好友去星巴克喝咖啡。

  有位朋友见耿乐哈欠连天的感到奇怪,问她这是怎么了。当耿乐把昨晚发生的事说出来后,另一位朋友问道;“要不要我找几个人去教训啸月一顿?”

  耿乐摆摆手道;“不用了,这事我自己能够摆平。”耿乐觉得“不战而屈人之兵”才算本事,啸月不是羡慕自己那台平板电脑吗,那就满足她这个愿望。

  第二天耿乐买了台最新款的平板电脑送给啸月,啸月怎么也不要,说什么“无功不受禄”。可这难不倒耿乐:“啸月,通过前天晚上的复习,我才发现自己的学习底子太差了,所以想请你当我的老师,而这就算我的拜师礼。”

  “当老师算不上,同学之间互相帮助是应该的,这平板电脑一定很贵,我受不起。”啸月还是不要。没有办法,耿乐唯有高高举起平板电脑道:“你不要,就是根本没打算真心帮助我,我还要它干啥?”说完,就要把平板电脑往地下砸。

  啸月果然中招,她赶紧拦住耿乐道:“别砸,我要还不成吗?”

  话又说回来,耿乐为什么一定要啸月接受那台平板电脑呢?原来耿乐在那上面事先安装上了目前最流行的游戏,啸月只要一碰便会上瘾,然后欲罢不能,最终荒废学业。

  让耿乐始料未及的是,啸月为人“太实在”了,她答应帮助耿乐提高学习,只要一有空便会“黏着”她,然后给她讲解课本中的难点、重点,哈尔滨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好也不管她爱不爱听。

  这下耿乐算是彻底“栽了”,在啸月如影相随下,完全“丧失”了外出游玩的机会。可说来也怪,经过一段时间“苦行僧”似的生活,曾经完全对学习失去兴趣的耿乐,竟然在学习中找到了乐趣。在不久后的一次考试中,成绩竟然从入学时摸底考的班级最后一名,一跃进入前30位。

  经过这段时间与啸月的交往,耿乐也慢慢把她当成了知心姐妹。耿乐开始后悔,当初主动接近啸月,其实是为了报复,但又不知该不该把这件事告诉好姐妹。就在耿乐左右为难之时,啸月突然约她去家里做客。

  与啸月做了这么久的同学,耿乐竟然不知道她也是本市人。到了那天,啸月领着耿乐搭乘公交来到郊外的一座平房前。

  “妈,我回来了。”啸月对着平房喊道。啸月话音刚落,从平房里走出一位拄着单拐的中年妇女:“啸月回来了,快,请你同学进屋坐。”

  这是一座两室一厅的房子,屋里虽然比较简陋,但是很干净。待耿乐坐定,啸月介绍道:“妈,这位就是我的好姐妹耿乐,在学校里她很关照我的。”

  “喔,你就是耿乐,经常听啸月提起,她在学校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啸月的母亲接过话头道。听完母女二人的话,耿乐羞得满面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伯母,快别这么说,在学校是啸月照顾我,理应我感谢才对。”

  接下来耿乐同啸月母亲的谈话中了解道,啸月的父亲在她出生不久便病逝了。为了啸月,母亲没有再嫁,一个人含辛茹苦的把她抚养辽宁癫痫医院有几个大。啸月也非常争气,成绩在班级一直是第一,高考时以超出重本录取线20分的成绩,被一所重点本科院校录取。

  可是不幸再一次降临,接到录取通知书不久,母亲在为啸月筹措学费的路上出了车祸。好在闵校长得知了啸月的遭遇后,主动找到啸月说,只要她同意,学校可以免除她大学期间所有的学杂费,并且每个学期提供5000元的奖学金。于是啸月放弃了重本院校,而转读了本市这所“二本”院校。

  没想到关于啸月的传说是真的!这下耿乐心里更难受了,啸月已经够不幸了,自己竟然还往她伤口上撒盐。耿乐流泪哽咽道:“啸月,我不是人,我给你的平板电脑是有问题的。”

  啸月不解:“问题?不会吧,我用着挺好的。”“那上面安装的全是游戏!”耿乐鼓足勇气把接近她的出发点是为了报复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那些游戏早被我删了,其实、其实我也有一件事对不起你!”啸月停顿了好一会才继续说道,“其实你翻墙出去玩通宵的事,的确是我汇报给校长的。”

  啸月果然是“内鬼”,但不知为啥,耿乐现在已完全对她没了恨意:“我知道你这样做,也是为了我好。对了,放弃名校,你舍得吗?”“说舍得,那是假的,不过后来想通了,只要态度端正,我还可以考取名校的研究生!”啸月回答。

  “啸月,我也想考研!”听了啸月一席话,耿乐突然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好姐妹,我们一起努力考研!”啸月伸出双手,两双手紧紧交叠地握在了一起。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