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梦华王朝 > 正文

[新传说] 幸福大道

时间:2021-10-06来源:以俟君子网

  婚假一过,阿桐就把妻子细柳带到他打工的城市。
  
  小俩口租的房子虽说在市中心,却小得可怜,只有十几平方米,一个柜子一张床就占去了一大半,伸个懒腰都能碰到屋顶,可他们却收拾得很干净,很温馨。
  
  每天夜里,阿桐用手指梳着妻子的长发。细柳闭着眼睛,幸福地靠在丈夫的怀里,丈夫粗糙的手指弄得她的发丝痒酥酥的,心里也痒酥酥的。阿桐很心疼细柳,宁肯自己多加班加点,也不舍得让她出去打工。细柳没事干,也没个人说话,就整天闷在屋子里。渐渐地,阿桐发现妻子的脸上隐隐有了一丝愁容,就关切问:“怎么,有心事啦?”
  
  细柳说:“阿桐,我好想我们的寨子和吊脚楼,好想在大山里唱几支歌。”细柳小时候常跟在阿桐的屁股后面和别的寨子里的孩子对山歌。她的歌声千回百转,实在是太迷人了,十里八寨的姑娘们没有一个不羡慕她的。
  
  阿桐一听,扑哧一声笑了,用手指头戳了一下细柳的额头:“傻老婆,想唱歌还不容易?走,带你到一个好地方!”
  
  阿桐说的地方是家练歌坊,细柳是第一次到那里,感到很新鲜,很好玩,就放开歌喉尽情地唱了个够。最后一结账,竟花了二百多块钱,细柳一听,心疼得泪花儿在眼里直打转:“阿桐,都是我不好,今后再也不来这种地方了,想唱我就在屋子里唱哩!”
  
  第二天下班,阿桐兴冲冲地跑进来:“老婆,告诉你个好消息,你不是想唱歌吗,就到电视里去唱吧!”
  
  细柳眼睛一亮,又惊又喜:“真的,你说我能到电视里去唱?”
  
  阿桐说:“我刚才碰到了你昨天唱歌的那家练歌坊的老板,他说市里准备举行‘幸福大道’歌手大奖赛,第一名奖金有十万元哩!那老板说,你要贵阳哪个医院看癫痫病比较好是愿意以他们练歌坊歌手的名义参赛,他愿意赞助你,什么服装费、报名费、歌曲制作费他全包了!”
  
  细柳犹豫不决:“我,我能行吗?”
  
  阿桐笑道:“怎么不行?我看你呀,戴上银花冠,穿上百褶裙,往台上一站,不知要迷倒多少人呢!”
  
  细柳一听,脸颊绯红,举起拳头往阿桐身上擂。
  
  细柳随阿桐来到练歌坊的金老板那里,她的唱功金老板是知道的,好得没话说。他拿眼睛往细柳的身上扫了个遍,又让她走了几步,感觉形体也很不错,就大笔一挥,和细柳签了合同。合同规定,金老板出资六万元包装、赞助细柳参赛,比赛期间,细柳得出席练歌坊的一切宣传活动。
  
  比赛之前,细柳要到练歌坊接受造型师和音乐师的培训,阿桐也请了十几天假,准备一路相随,全程呵护爱妻。细柳从造型间里出来,光彩照人,抿嘴冲阿桐一笑,一下子把他给笑傻了。化了妆的细柳更美了,简直就是天女下凡!
  
  这时,金老板悄悄走过来,凑到他的耳边说:“你的妻子真漂亮!”阿桐不说话,只是嘿嘿直乐。“不过,”金老板猛吸一口雪茄,吐了个烟圈,话锋一转,“要想拿大奖,你千万不能公开自己的身份,要知道,这次大赛,主要是由歌迷投票的。”阿桐一愣,旋即明白了金老板的意思,感激地连连点头。
  
  回到家里,阿桐把金老板的意思说了,细柳不高兴地噘起了嘴巴:“不行不行,你本来就是我的老公嘛,我们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
  
  阿桐劝道:“这个你就不明白了,你看那些明星们为什么迟迟不结婚?还不是为了照顾歌迷的情绪!你这次要是拿了大奖,我们就在城里买一套二手房,好为迎接下一代作准备呀!”
  
  一席话什么原因会导致抽搐?,说得细柳不吭声了。她提着阿桐的耳朵,命令道:“那你就当我的歌迷,一步也不许离开我!”
  
  阿桐连连点头:“我做一个大大的牌子,写上‘细柳细柳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当你的铁杆粉丝行吧?”阿桐又一番甜言蜜语,哄得细柳喜笑颜开。
  
  一晃,就到了比赛的日子。
  
  比赛一共分为四轮,头两轮将选出十强选手,第三轮选出前三强,最后一轮决出冠亚军。别看细柳平时和生人说个话脸都会红,可在舞台上她却表现得大方自然,一点也不怯场。她的歌声丝丝入心,直把人带进遥远美丽的苗寨。她身上的银饰闪闪烁烁,叮当作响,歌迷们挥舞着荧光棒,拼命地为她加油助威。阿桐更是兴奋地举着大牌子,喊得嗓子几乎要喘不出气来。
  
  夜晚回到家里,阿桐为细柳煨了汤,逼着她一口一口喝下。细柳躺在丈夫的怀里,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红晕。
  
  接下来的几天,细柳的发挥更为出色,她的幸福大道越走越宽,一路过关斩将,闯进了前三强。如果能拿到冠军,就能得到十万元的大奖。阿桐心中暗暗盘算:十万元,再加上自己打工的一点积蓄,就够买一套二手房了。等有了自己的房子,再和细柳生个仔娃,一家人亲亲热热地共享天伦之乐,那该多好啊!细柳的短信支持数一直遥遥领先,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三天后的冠军就非她莫属!一想到这儿,阿桐就更兴奋了,从赛场出来,他挤到细柳身边,想和她分享一下喜悦,不想细柳还没来得及和他打招呼,就被那些记者和保安们拥走了。夜宴是主办方组织的,由于阿桐的身份只是一个普通的歌迷,被挡在了饭店门口,金老板却堂而皇之地跟了进去。
  
  阿桐不放心细柳,就在饭店外面的天桥下等着她。
  
  十一点的时候,金老板出来了,治疗癫痫病方法哪种效果比较好他没瞧见阿桐,径直把细柳扶上自己的小汽车,一踩油门跑了。阿桐急得大喊大叫,赶紧拦了一辆的士追过去。金老板没送细柳回家,而是把她带到一个豪华的大宾馆里。他刚要关门,阿桐一头闯了进来。
  
  看到床上酒醉的细柳,阿桐一把扯住金老板的领带:“你想干什么,为什么不打我的手机?”
  
  金老板看阿桐像头雄狮,心中有些害怕,连忙狡辩说:“我……我只是想和她谈谈明天练歌坊宣传活动的事。”
  
  “告诉你,”阿桐一使劲,把金老板推了个踉跄,“我们不跟你合作了,她也不会参加你的活动!”
  
  金老板一听急了:“别别别,有话好说,我可是邀请了好多领导的!”阿桐气鼓鼓地一言不发。金老板往前凑了凑,皮笑肉不笑地说:“别忘了我们签有合同。”
  
  阿桐心疼地抚摸着细柳发烫的脸庞,一脸鄙夷地说:“你把我老婆带来开房也写进合同里了吗,你趁人之危,不怕我报警?”
  
  金老板虽然理亏,可还是不甘心,嘴里咕噜道:“我,我的六万块钱不能白花……如果你不还我钱,我就爆料说细柳本来结了婚却欺骗歌迷,让她拿不了大奖!”
  
  “爆就爆!”细柳不知什么时候被吵醒了,一下子站了起来。她显然已经知道了刚才发生的一切,杏目圆睁,盯着金老板,义正词严地说:“我们夫妻堂堂正正,如果歌迷真的喜欢我的歌,是不会不支持我的,我自信能拿冠军!至于你的钱,我可以先写个借据,等我得了奖金立马就还给你!姓金的,你是不是在红酒里兑了白酒?”
  
  金老板被揭了老底,一脸尴尬,拿着借据灰溜溜地走了。
  
  回到家里,夜已经很深了。细柳想着刚才的事,心里依旧愤愤不平。她靠在丈夫的胸癫痫病彻底治疗方法膛上,觉得像是靠着一座大山,有它支撑,自己浑身是胆,刀山敢上,火海敢下,再苦再难也不怕。
  
  阿桐惋惜地说:“房子买不成,还得委屈你住这间小屋了。”
  
  细柳说:“怎么买不成?今天和我们一起吃饭的有一家音乐公司的老总,他说只要我拿了冠军,就和我签合同,还说我的音质独一无二,只要包装到位,肯定能红。如果我真的红了,那就会买一幢大大的别墅把你关起来!”
  
  看着细柳陶醉的样子,不知为什么,阿桐却高兴不起来。他觉得她说的那种生活对于他来说很陌生,很遥远,心中若有所失……
  
  突然,细柳感觉到丈夫为她梳理头发的手没有刚才那么亲切,那么温存了,便抬起头来,乌黑的大眼睛瞧着他,轻轻地问:“阿桐,你怎么啦?”
  
  阿桐连声说没什么没什么,都累了,睡吧。
  
  第二上午,阿桐照例去买排骨为细柳煨汤。等他从菜市场回来,打开门,却发现细柳不见了。他在桌子上看到她留下的一张字条:
  
  阿桐,昨晚我睡不着,想了很多很多。经过慎重考虑,我决定退出“幸福大道”歌手大奖赛。我爱唱歌,但我更不能失去你。没有你,哪怕再红再火,我也不会有半点幸福的。我不要成名不要别墅,只要你每天用手指给我梳头发……我这就出去找工作!我把银饰卖了六万块钱,你拿去还给金老板吧。
  
  阿桐心中一惊,那一套银妆可是细柳的唯一嫁妆呀!它是细柳的家传宝贝,光花冠就有十多斤重,因为这次大赛,她专门托人从山寨送过来的……想到这里,阿桐的鼻子一酸,眼睛红了。他把字条紧紧地贴在胸口上,心中暗暗发誓:老婆啊老婆,我一定要攒够钱,请咱苗寨最好的银匠为你打副全新的!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