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慎终追远 > 正文

以唤醒为话题的作文

时间:2021-04-07来源:以俟君子网

【篇一:以唤醒为话题的作文】

春回大地,万物复生。如酥春雨唤醒了你,而你似无言的话语唤醒了我。

当时,妈妈意外看到了长在空地上的你,一个仙人球不过大拇指般大小,将你拔下,放在花盆里,带回家,我往阳台角落里一扔,也没多问。

不过一年的工夫,就已长了许多,体积大了不少倍,不巧,又遇到这个几十年来最冷的冬天,你依旧呆在阳台角落,从未有人过问。

我心想“生活在热带的你,怎么可能在如此寒冷的地方生存?只怕,这是你最后一个冬天了。”

果不其然,一段时间过去了,你开始皱缩,渐渐变小,开始发黑。可却并未有人留意,把你移到室外,我也也不过是时常冷漠地瞥一眼罢了。

有一天,我见到家里的猫用爪子抓你,一碰就烂了,流下墨绿色的汁液并掉下绒毛一样的针。当猫已失去兴趣离开时,你已被毁了近半,全身近似乌黑。

我不禁摇摇头──你已经完了。

寒假结束,上学,分班。分到物化班的我承受着学业上的压力,打击,这一切我只有自己去扛,几近崩溃!我对于在我心中已判下死刑的你,无心,也无力关注了。

放假,回家,我竟意外地见到阳台上的你!我心下大惊,一看,你端然立在那里,比原来又大了不少,碧翠欲滴,全无癫痫是怎么回事呀?原本枯朽的样子,被小猫弄坏的地方长了一层叶黄色的硬硬厚厚的表皮,活像一层铠甲,我知道,你已被春意唤醒,已经度过了最困难的时候。我不由记起自己的一切,突然间也唤醒了我的信心和拼搏的勇气。

【篇二:以唤醒为话题的作文】

一名青年小伙怅惘地走在医院偌大的病房走廊里,不禁又想起医生的话,“如果五天之内,他还是不能醒来,可能面临生命危险。”五天,最后的期限,不行,他要将这则消息告诉家人,尽快传递出去,寻找唤醒的办法,他向病房冲去,与时间赛跑……

两天前,一辆救护车呼啸,一名中年教师在办公室昏倒,经抢救,暂时脱离危险,却陷入了沉睡。老师在昏倒的那一刻,也许还在想着下一节是他的课。

儿子从外地匆匆赶回,接到的却是自己父亲几近死亡的消息,年轻的他还未做好亲人离去的准备,他望着自己的父亲,四十多岁的父亲,却苍老得像是五六十岁的老人,满头的白发,只剩下那斑驳的几缕黑发,像一面白纸上儿童随意的涂鸦,更显出父亲的衰老,沉重的眼皮紧贴着沉重的眼袋,粗糙的脸包裹在氧气罩下。十几年的教书生涯,带走了他的青春与美貌,却也送给了他桃李天下。与此同时,老师需要唤醒的消息,正在快速地传播着。

当天,家里人说老师爱吃辣,拿来各种辣酱,整个病房都是呛人的辣;说老师爱听戏,几天内都癫痫国外能不能治好是震人的戏剧声;老师同事说老师爱喝茶,又满是茶叶的芳香;有他教过的学生说老师爱喝酒,病房了便有了陈年的老酒香;有邻居说他喜爱下棋,病房里又响起了棋子落盘的清脆声……

五天之期临近,怅惘的青年小伙日夜守在父亲的身边,期望奇迹的出现,家人已经开始准备后事,整个家庭笼罩在悲伤之中。病房像是杂货铺,东一束花,西一坛酒,脚边则放着点唱机……

一位学生模样的孩子走进病房,自称是老师现在教的学生,有能够唤醒老师的办法,家人也只好“死马当活马医”,决定让孩子试一试。孩子从书包里拿出复读机和一整节粉笔,家人都不明白要干什么,只见孩子将粉笔塞进老师僵硬的手中,突然老师正插着输液管的干枯的手紧紧握住了粉笔,家人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打开复读机,那是一声响亮的“起立”,也许是班长喊的,却如陨石撞击地球般强烈,老师从喉咙里发出几声“嗯嗯”,竟然抬起了他沉重的眼皮。

老师,终于被唤醒了!

【篇三:以唤醒为话题的作文】

当咚咚的融水从绿意内敛的山头唱入软融融的春泥时,我便知道,春天已然被悄悄唤醒了。即便她现在仍慵懒地揉着惺忪的睡眼,混沌着该不该过着和往年一样的日子,也似乎要比我强得多呢。

人都说春天生机盎然,朦朦的草色、青青的柳雾,无不让人心神荡漾。儿童癫痫病是怎么得的?而我自从听说了他的近况,到现在仍心有余悸,自然是无心欣赏这所谓的春色了。独自踱步在软软的春风里,耳边不时传来嚣张刺耳的鸣笛声,精神恍惚之余莫名倍感疲惫。

“要坐车吗?”只听见一声略显沙哑的女中音。

似乎习惯性的问句得用习惯性的回答才算得体。可当我转过头看见她略显苍老的面庞上虽然粘附着职业性的微笑,但是满眼纯粹的期盼好像快要溢出来似的,我竟鬼使神差地应了。但是实际上我向来不愿坐这种漆着红漆的电动三轮车,不是因为盛气凌人或是什么,而是自小就被多方面灌输了所谓的安全意识,再说这样出行也的确没有什么安全保障。

于是当她急不可耐地发动了引擎,而我却因没有心理准备硬生生地撞在了光秃秃的椅背上时,我便后悔了。也许我不该被她满眼的期待蛊惑,突然有种“上了贼船”的错觉。

“哦!真是对不住小姑娘!”她尴尬着连连道歉。

“看你这模样应该还在上学吧?”“嗯。”

“在哪个学校呀?”“XX中学。”

“那可真是个好学校哦!小姑娘可要好好学习啊!”……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她似乎是找着了宣泄口,感叹着她人生多变。话语间得知,她的丈夫早年在工地上因意外事故脊椎受损至今仍瘫痪在床,女儿因伤心过度成绩一落千丈,现在只能就读于一所普通中学,似甘肃那家医院治疗癫痫乎这辈子也难以有出头的希望了。

就像每一个幸运的人都有着相似的幸运,每一种不幸似乎都惊人地雷同。或许是因为现在生活水平有所提高,对于心脑血管病突发、多发、不治的情况,大家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以一种近乎麻木的心态对待。我一个近亲,前不久因心血管堵塞突然晕厥,在心脏里装了三根所谓的“支架”。幸而是微创手术,不会带来太大痛苦。可我却郁闷至今,生怕有一天他突然离开,去一个活着的人不愿意去的世界。

“小姑娘介意我在边上停下不?”她犹犹豫豫地问。“我没什么急事儿,你随意吧。”

她似乎很高兴,一副如获至宝的模样。一路小跑到桥尾,欢愉的背影似少女一般。当她快走到一个乞丐面前时,却突然放轻了脚步,精准地从兜里摸出一枚硬币,俯下身轻轻地放在小碗中。那枚活跃的硬币似乎在检阅着碗中其它零星硬币的真心,发出切实的脆响。虽隔得不算太近只可听到细微,但这似乎足以扯痛我的灵魂,让一切负面情绪无处安身。

生活总是仁慈的不是吗?总会有人出现去容忍我们的缺陷,扎裹我们的创伤,慰藉我们的尚未坚强。直至你有了老水手观测风云的敏觉以及铁人般的意志。所以无论怎样都不要自甘消沉,因为人生还有美梦与热望,还有心中的彼此。

我静静地放下车费离开,在弥散着她少女般羞涩笑容的气味里,走进属于我自己的春天。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