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梦华王朝 > 正文

芊芊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以俟君子网

  还记得第一次见面,那是一个雨天,初春的柳枝刚刚抽出新芽,隐隐约约的绿丝挂在池塘边的堤坡上。雨丝随风落地,挂在她执在手里的油纸伞上,汇聚成水珠沿着伞骨淌下去,落在素白长裙下露出的鹅黄色鞋边旁,渗进初长新芽的土地里。如瀑的黑发直到腰际,一身素衣,那样干净,眉眼间总似乎有一丝愁绪,而这种若有若无的愁绪总让人心疼,这便是顾芊芊。

  柳君陌没有执伞,一路淋雨走过来,粘了泥水的脚步离顾芊芊越来越近,顾芊芊嘴边扯出一丝微笑,轻移莲步迎上去。柳君陌还没来得及看清顾芊芊的眉眼,那把油纸伞便瞬间合拢,弹走了伞面上的雨水,当伞再次撑开时,顾芊芊就立在柳君陌的眼前,还将伞向柳君陌那边移了移。沿着伞骨留下来的雨滴染着浓稠的红,雨沾着血流入地面。这样的画面不免有一丝诡异的美。

  “柳公子可还满意?”顾芊芊温温软软的声音飘过来,一双丹凤眼望着眼前的人。

  “以后我就叫你芊芊了。”柳君陌抬手理好顾芊芊鬓角刚刚因为杀人散乱了的一缕发。

  柳君陌转身跨过倒在地上刚刚被顾芊芊杀的人,皱了皱眉,“你杀了我身边最得意的暗手。”

  “柳公子今日带他来就没有打算他能回去,芊芊不过是顺手帮了公子一把。”

  “够冷血,这才是我要的暗手。”

  “公子可要回府?”

  “陪我去池边坐坐。”

  春的雨丝落在池中,小池塘清露踏涟漪,一圈一圈泛起。

  站在池边,一高一低的背影,同撑一把油纸伞,远远看去,是再好不过的一对璧人,可现实却是他是雇主,而她是杀手。

  眼眶里的泪不止模糊了眼前的景象,也模糊了记忆,那眷恋依旧被微风凋零。

  京城里最大的地下赌坊,常常汇集些挥金如土的大户,每一场赌局的赌注少于万两黄金不开局,而这最大的地下赌坊就归于柳家。这仅仅是摆在台面上人人知晓的财富,那些世人不为所知的恐怕数也数不清,可谓富可敌国。柳家老爷是朝中重臣,是当今圣上身边的红人。柳家公子柳君陌一表人才,玉树临风,惹得京城女子倾心不已。当北京癫痫病康复医院今圣上的长公主也是对柳君陌一见倾心,近日有要结亲的意思。这样显赫的家室,柳家老爷又怎会甘于一直辅佐皇上,结亲便是最好的机会。

  可近日听探子说有人花大价钱请了江湖第一杀手血蝴蝶来刺杀柳君陌,柳家公子虽一表人才,却使不得刀剑,没有一点武功,也是一大憾事,世上总没有十全十美的人。

  江湖人称血蝴蝶的杀手,只认钱不认人。只要给的价格合适,任何人的首级隔日就放在雇主家门口,只要给得起金山银山,就算是皇帝老子的脑袋也隔日送达,可惜这金山银山没人给得起。

  所以,柳家才请了顾芊芊来当柳君陌暗处的杀手,保柳君陌周全。

  夜微凉,灯如豆,玉骨棋,银盘月。

  柳君陌在灯下一人看着棋盘发呆,顾芊芊从暗处走出,还是素白的裙子,那日柳君陌问过芊芊为何日日着素白衣裙,芊芊从桃树上折下一枝玩弄在手掌间,笑答道:“杀人见血,素白衣裙沾不得血,若沾了血,芊芊就没有资格保柳公子周全。”芊芊那个样子笑得很是迷人,嘴角又不乏一丝傲娇。杀人不沾血是芊芊的骄傲,但似乎从那刻开始,柳君陌希望眼前这个看起来傲娇又高高在上的女子只是一个平凡女子,绣花剪枝便好。

  芊芊走过去,坐好在柳君陌对面,放下拿在手里的酒坛子,“公子可要对弈一盘?”

  不等柳君陌开口,顾芊芊已经做好了对弈的架势,柳君陌笑笑,“好。”

  夜风吹过芊芊的发,缠绕起一段夜华。开在一旁的桃花款款而落,花瓣落在顾芊芊的肩头和黑发上,柳君陌看得入迷,这样好看的女子为何做了杀手,若不是杀手,只是一个平凡女子该有多好。

  “公子为何不下了?”她望向他的眸子。

  “杀手都有自己的武器,为何不见你的?”

  “芊芊杀人不需要武器,任何物件都是芊芊的武器。公子可是不相信芊芊?”顾芊芊笑得那样艳,似乎杀人是她值得骄傲一辈子的,那双刚刚下棋的纤纤玉手沾了多少人的血,怕是已经数不清了。

  柳君陌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起身走到她身旁,拂去她肩头和发上的花瓣,转身就要离开,缓缓道:“我相信你。”

  顾芊芊在院中的棋盘旁坐了一夜,就着夜色喝完了贵阳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那坛酒。

  时间过去了一月有余,也未见什么血蝴蝶来行刺。

  柳君陌倒是对这个杀手顾芊芊有了些不一样的感情。

  这日,日头刚出,锦雀还停在枝头叫个不停,柳君陌便早起出门,刚刚来到庭院,便看见素白的身影和黑直的长发,芊芊转身笑着看他,逆着日光,美的朦胧。

  柳君陌走到顾芊芊面前,拿出一个檀香木盒,摆在顾芊芊眼前,“打开看看。”顾芊芊轻扫一眼柳君陌的眉眼,接过檀香木盒,打开来看,是一支白玉的簪子,仔细瞧去在簪柄处刻着“芊芊”二字。

  “多谢公子,可我怎么戴上?”

  柳君陌拿过簪子,绕到顾芊芊身后,为她戴上。

  “怎么样?好看吗?”

  “好看。”柳君陌从背后轻轻拥住顾芊芊,他明显感觉到怀里的人儿身子一僵,“芊芊戴什么都好看。”

  话音还未落地,顾芊芊便立马挣脱柳君陌,还未等他反应过来,顾芊芊便空手接白刃,和一个戴着黑色面纱的刺客扭打到一起,一直将柳君陌护在身后。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顾芊芊大声喝道。

  “血蝴蝶。”

  “血蝴蝶?”顾芊芊眉头皱了皱,看着眼前人,陷入了沉思,却没有注意一柄短刀已被对手刺上了胸口,一口气没提上来,腿软了下去,正当她担心身后人安危时,那刺客却被一阵掌风打伤,落荒而逃。

  “芊芊,芊芊,芊芊……”

  “无碍,”顾芊芊疼得脸色发白,血染红了半边素衣,“你可还好?”

  “都这个时候了还问我好不好,你都伤成这样了。”柳君陌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没事就好。”顾芊芊转身便要走。

  “你干什么去?”

  “我自己去处理伤口。”

  “你自己处理?净瞎闹!”柳君陌拉住芊芊,却被芊芊挣开。

  “你都伤成这样了……”柳君陌不管顾芊芊怎样闹,打横抱起顾芊芊走向里屋,还大喊着叫太医。

  顾芊芊是练武的身子,伤养了半月便好的差不多了,这半月顾芊芊一直担心还有贼人来武汉治癫痫医院到哪家治疗好害柳君陌,身子好得差不多便要下床到处走动。

  “为何不

  好好将养,还下床走动,躺回去。”柳君陌端着药碗走进来,看到她在地上走动,皱了眉头。

  “我……”顾芊芊养病这半月柳君陌日日这样照顾她,饭菜、茶水、汤药都是他亲自端来,喂她。顾芊芊自知拗不过他,便上床躺着。

  “受伤为何不喊疼,拔刀为何不喊疼,疼为何不哭出来?”柳君陌边喂药边问。

  顾芊芊只顾低着头喝药,并不回答他的问题,这个问题他已问了多次,而顾芊芊从来不回答,因为他永远不会知道在成为杀手这条路上,她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所有的痛只能自己一个人忍,没有人能帮得了自己。

  “又不回答。”柳君陌摇摇头,却轻轻摸了摸她的头。

  这次,她却再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抽泣得像个孩子。

  柳君陌把她拥进怀里,“没事了,以后有我,你便不再是一个杀手,我保护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还想保护我,要不是当时走神,那个匪徒怎能伤的了我。顾芊芊心想。

  顾芊芊听着这样搞笑的情话,心里却感动到稀里糊涂。

  柳家公子和暗手顾芊芊之间的林林总总一下子传开来,闹得沸沸扬扬。

  宫里的长公主更是恨得牙痒痒,巴不得立马嫁过去,便跑去求皇上,皇上疼爱妹妹,便一道圣旨下去,指婚柳君陌。柳家老爷可是乐开了怀,喜滋滋地接了圣旨,回到府中,便要择日成亲。却遭到了柳君陌的拒绝,而且义正言辞。柳家老爷又怎能容他胡闹,与长公主成婚,柳家在皇上面前的实力便又雄厚了一分。

  顾芊芊在客堂外听柳君陌和老爷的争吵,闭眼落下一行清泪,便转身离开了柳府。

  自从顾芊芊消失,柳君陌整日里喝酒,喝的烂醉。柳家老爷也拿他没有办法,只是应下的婚事还是必须要办,只是延期了而已。

  这夜的月色皎洁得不像话,仿佛要照亮府里的每个角落,柳君陌正坐在那个棋桌旁喝酒,死死地发着呆,俩眼无神。

  豁然一个熟悉的身子曳着一身素衣走过来,坐到柳君陌的对面,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柳君陌猛地抬头,是芊芊。<治疗羊癫疯的药/p>

  “芊芊,是你……”

  “是我。”发髻上扔戴着那根簪子,簪柄处刻着“芊芊”二字。

  “你回来了。”柳君陌紧紧抱住眼前的人,生怕她再次消失,“这次不是梦吧?”

  “不是梦,我回来了。”顾芊芊泪流满面。

  “我们走吧,去哪里都好。”

  “以后我不能陪你了,对不起……”

  “为什么……”还未说完,一口血已从口中喷出,“你……芊芊……”

  芊芊痛哭着抱住柳君陌,死死地抱着,像是要揉入骨血,手里确实刺进他身体的短刀,“我就是血蝴蝶……”

  “为什么……”

  “对不起。”

  对不起,三个字,便是顾芊芊留给柳君陌最后的话。

  大雪落下,掩盖了血迹,也掩盖了一段凄美爱情,两个人的身不由己,两个人的天人永隔。

  顾芊芊

  我是顾芊芊,也是血蝴蝶,是皇上养在后宫的血滴子,说是江湖杀手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那日出现的血蝴蝶,是皇上的安排,让我试你的功夫,虽你对外声称周身无功,但皇上却是不信,我还在犹豫要不要试探,你却以掌风打伤了那人,可见功夫深不可测。

  若不是对你动了情,我又怎么会……

  簪柄处的“芊芊”,我用你的血染红了,你等我,我马上就去找你,你我败给的不是情,是命运。不管你怎么恨我,我都会去那里找到你,这次再也不离开。

  柳君陌

  从未见过如此铁骨铮铮的女子,素衣配着那根白玉簪子很是好看。

  你从不吭声,疼了自己忍,伤了自己忍,从不轻易掉眼泪,那双好看的手不知染过多少人的血。

  我隐藏身怀武功不过是为了柳家,最后是喜欢看你保护我的样子,这样就会觉得我对你来说很重要,不仅仅是因为你是我的暗手。

  知道你是血蝴蝶,我不意外,只是没想到你会真的杀了我。

  芊芊,你可知我为你写过一段诗,本想念给你听,看来是没机会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