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慎终追远 > 正文

关于朋友的感悟性散文随笔_散文

时间:2020-10-16来源:以俟君子网

  朋友有很多种类型。每一种个性类型决定了你们友谊方式的不同──它既可以是一见如故型的,时过境迁便成为温馨惬意的回忆;也可以是随缘式的,只有几次思想上的交流,留下来的是一团模糊但不能忘怀的印象。下面是美文阅读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关于朋友的感悟性散文随笔,供大家欣赏。

  关于朋友的感悟性散文随笔:朋友的蕴涵

  人生存于天地之间,活动于大千世界,总是需要朋友的。

  朋友可多可少,可疏可近,只是不能没有。

  无法想象一个从未有过朋侪之谊的人,会如何处理好与己、与人、与社会所存在的千丝万缕的关系。

  朋友是什么?有人这样给它下定义:朋友──是在时令你觉得充实,他走后你仍感到他存在的人;是你无论快乐还是忧伤的时候都忍不住要在深夜敲他们的人;是你忙碌时几乎忽略了他的存在,夜深人静时却常使你牵挂的人。

  是的,朋友是你幸福岁月的默默祝福,是你寂寞时光一声温柔的问候,是你苦难日子里强有力的支撑。

  是的,朋友是一本可以随意翻阅的大书,是一个静候你倾诉的忠实的日记本。

  朋友的心灵是一扇永远不锁的门,朋友的眼睛永远流露着理解和关切。

  朋友有很多种类型。每一种个性类型决定了你们友谊方式的不同──它既可以是一见如故型的,时过境迁便成为温馨惬意的回忆;也可以是随缘式的,只有几次思想上的交流,留下来的是一团模糊但不能忘怀的印象;既可以是相互依赖型的,成为一生中某阶段特定的知心伴侣;也可以是互为尊重互为给予的某种意境。但无论是哪一类朋友,真正担当得起“朋友”二字的,都没有高低贵贱的界定,不带世俗的色彩,而是对生命的互补,对忧困的互助,对人生灾难的共担,对人生理想的共识,对未卜前途与命运的共同面对。

  朋友如果失去了相互的支持与给予,也就失去了友谊存在的意义。一对极好的朋友,精神上相知,也必然在生活中互助。倘若哪一方自以为可以将朋友的友谊拿来炫耀或要挟,那他就不配得到、最终也必然会失去友谊。功利的朋友使人变得庸俗,虚荣的朋友使人变得猥琐,盲目崇拜的朋友使人变得没有头脑,依赖于人的朋友使人变得枯萎,斤斤计较的朋友使人痛苦。

羊癫疯是什么引起的

  友谊虽没有固定的格式,但它最好是若即若离的,双方追求一种精神上的默契,而不在乎形式上的亲疏或依存。它最好是没有应酬的,相聚相离随缘,给双方更多的期许与神秘。它最好是没有依赖和负担的,双方有独立的勇气、心境和空间。正如三毛所说的:“偶尔清谈一次,没有要求,没有利害,没有得失,没有是非口舌,相聚只为随缘,如同柳絮春风,偶尔漫天飞舞,偶尔寒日飘零。”这才是友谊最美的意境。

  友谊的基石是真诚。它是用纯洁、信任、互助等材料垒砌成的大厦。许多人彼此交往多年,但往往顷刻间土崩瓦解,那颗炸弹就是虚伪和欺骗。在我们周围,有的人彼此认识了一辈子,却仍然是熟悉的陌生人;有的人平生仅见过一次面,却已是终生不渝的朋友。没有真诚与爱的付出,朋友便永远只是一个令人渴望的代名词。而只要有真诚,友谊终是可以永存的!

  关于朋友的感悟性散文随笔:交友,要交真朋友

  近日,同事小李心事沉重地告诉我,他的一个同学兼好朋友的父亲患绝症住院了,自己当年作为乡下农家子弟求学时,倍受城里同学瞧不起。而他的那个同为城里的同学却在那样的环境下同他建立了深厚的同窗之情、兄弟之义。尤让小李感忆至今的是,同学的家人对他也很好,好友之父更是待他如己出。正因此,好友之家成了同事在求学中的第二个家。

  小李说,得知此恶讯,心疼不己,遂决意在这星期的双休日专程去好友同窗家探望其父。

  我闻之,拍案道好,说:“哥们,你俩是幸运的,在彼此患难时,还有一人想着对方、温暖着对方、掂记着对方,有友如斯,人生之幸啊!”

  不由想起古人的一句名言:人生得一知己,足矣。知己者,真朋友也。

  人在社会生活中不能没有朋友,最是推心置腹、可以生死相托的知心朋友。一个人如果没有朋友,没有一个能掏心窝子、倾诉心里话,欢乐同享,忧戚分担的真朋友,我想他的生活一定十分糟糕,一定会很空虚,很寂寞,很孤独。

  我有一个当老总的朋友,每次见我,总洋洋自得吹嘘他的朋友众多,仿佛天下人都是他的朋友。他有句口头禅:“要办么事,找我哥们,一句话。”我当时就给他泼冷水,那些不能算是朋友,凡酒水桌上,生意场上的,真真假假变化莫测,都不能算真朋友。他连连摇头,朋友就靠讲个义气。我相信自己不会看走眼,不是有句古话:在家靠父母,出抽搐可以治疗好吗外靠朋友吗。我摇头,不那么简单,朋友,朋友,同道为朋,同志为友,从古到今,都很难准确地阐述明白,一个人得意的时候,往往身前身后围满了称为朋友的人,一旦失意,需要朋友的时侯却一个也找不见了。

  我说之言,不幸成真。后来,这个朋友的公司垮了,他身边的“朋友”便一个一个走光了,踏破门槛的光景一去不再。有一次又遇我,他破口大骂这些混蛋。我劝慰他不必生气,实践出真知,我早说过,这些人不是能患难与共的真朋友,他们仅仅看中你的,是你手上的公司,是你在公司的老总位置,包包里的钱,能相互利用开个方便之门而已,你公司垮了,上述一切不复存在了,你对他们也就没有了利用价值,自然就跟你拜拜了。这类情况一些离退休老干部碰到的更多。

  我认识一位老作家,他对“朋友”两字特别反感,一提起便无名火起,简直谈“友”色变。原来,他吃过朋友的大亏,而且还是亲密无间可以无话不谈的“知心”朋友。完全没有料到,运动一来,就是这个朋友将他出卖,把他们两人平素在一起带有牢骚性的议论,揭发成他的反党言论,终于被打人黑色另册,受尽二十几年非人的折磨,而这位“亲密朋友”因此保全了自己。二十多年后,一切不实之词都推翻了,又平等了,“亲密朋友”这时良心受到谴责,登门来道歉,他毫不犹豫将他轰了出去。有人说,应该允许人家改正错误嘛,怪罪的应该是错误路线。他说,感情上受不了,心上刚结疤还在渗血的伤口告诉他,很难再接受这样的人。也因此他后来绝口不再提深交朋友的话题。

  当然,这种情况比较特殊,真正的知心朋友是绝对不会如此缺德的,反过来说这种人根本算不上什么朋友。这也就给人们一个教训,交友务慎。真朋友只考虑付出,假朋友唯图是取。尤其深交朋友更不可草率轻信。

  古人将朋友划为四大类:“以道理相互砥砺,有过失相互劝戒,为畏友;不时相互关照,危难之时全力相助,生死关头可托持依靠,为挚友;甜言蜜语相奉承,吃喝玩乐相往来,相聊相嬉、玩乐亲呢,为昵友;有利相争夺,有福可同享,有患不同当,为贼友。”这种划分我觉得很有点道理。昵友、贼友根本算不上朋友,姑且称之为朋党、朋奸。只有畏友、挚友才是真朋友,可深交。大概我们“人”都有个弱点,喜爱听奉承恭维的话,心里舒坦熨贴,但往往自认为对自己最“忠诚”的朋友,关键时刻竟靠不住。相反,自认为平时爱直言顶撞对自己不太“尊重”的朋友,却是急难之时敢挺身而出仗义执言的真朋友。

  昵北京专业的治疗癫痫病医院友、贼友容易交,吃一顿饭、喝几杯酒就成了朋友;畏友、挚友就不是那么容易觅得的了,需在生活中经长期的相处、了解、磨合、交融,方能逐渐溶为一体。

  人的一生,有一个真正的挚友,足矣。

  关于朋友的感悟性散文随笔:谈朋友

  我是一个很看重朋友的人。

  有时候我认定一个朋友要很长一段时间的交往,可是我发现,那些我经过很长时间的交往之后才认作朋友的人特别少;我的大部分朋友都是一见钟情的那一类。我觉得与他/她情趣相投了就可以做朋友。所以说我是一个性情中人,很多选择都是凭感觉去决定,而不是理智的分析。

  我很喜欢一个朋友的说法,叫做“同类”。她认为同类是在所有人群中最接近自我的那一类。这个世界上的人很多,没错,可是和你一类的人并没有多少。而且,交往得久了,你就觉得的这个世界上你看见的人也不都是人。有些人是鬼,有些鬼没有人那么可怕,甚至有些鬼是很可爱的。我一贯的一个看法是,鬼没有人可怕。因为那些鬼一般的人,潜伏在你的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给你一次致命的伤害,因为你信任的不是人,而是鬼。

  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真的人,有些人是假的人。而我觉得我是一个真的人,因为我一直比较尊崇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高兴就是高兴,不高兴就是不高兴。我们没有必要为了不喜欢或不高兴而寻找一个花哨的借口。比如你腰缠万贯,可是我不喜欢你,那又能如何。而有些人并不是这样,他们是假的人。他们很少想怎样就怎样去做,往往因为世俗的压力而改变自己。最后发现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而是另外一个人。他们过着双面人的生活,一方面想有自我意识,一方面又丧失了自我。这样的人很多。而我交朋友,就是喜欢交真的人。

  我一直说自己是一个笨笨的木头人,是因为我觉得我不够聪明,我不会讨人喜欢。我知道我生活的周围,只有一小部分人喜欢我,而大部分人是讨厌我的。我常常什么也不说,就是看着我身边的那些人,想一些事情。比如所有的人看起来都很幸福,脸上带着微笑。可是很多的只是虚伪的笑,倒不如哭好看。因为大部分的哭是真性情的,而大部分的笑都是虚假的。曹操是三国时代的真英雄,这是我最真实的想法。他顺江而下,想一统中国,遇阻而三次痛哭,我倒看不出那是虚伪。我觉得刘备才是真正虚伪的人,他既没有刘邦那样的雄才大略,又没有关羽抽搐症的原因和怎么治疗那般的光明磊落,做不成英雄,也做不成凡人。曹操又如何,他至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进可以为能臣,退可以为枭雄。而刘备整天带着一个远房叔父的假面具招摇行骗,真是虚伪。我要交朋友,宁愿找曹操。

  我曾今把一个人认定为朋友,可是长时间交往过后,我发现那个人对待他身边的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他那么善于交际,善于迎合别人的意思,每天过着虚假的心灵生活。我就想,这样的人没有深交的必要了,于是我渐渐和他疏远了。谙于世故的人是我所不想交往的,我想交往的都是那些有真性情的人。有一次我去一个朋友那里喝酒,酒桌上的那些人都是熟人,可是曾经看不起我的人,还是看不起我。我想我没有必要让他们看得起,后来我没有再和那几个人有过任何联系。那天我唯一的一大收获就是交到一个真朋友。我和他是第一见面就相互有好感的,当时对彼此根本就没有任何一点点的了解。可是后来他对我说,他见我第一面的时候就觉得我可以做朋友。这和我的感觉是多么相同。

  我觉得真的朋友不需要过多的交往,君子之交淡如水就是此意。我有很多真的朋友,迫于不在一个地方,我几乎与他们断绝了联系。可是见了面呢,我们彼此的感觉没有一点消失。我曾在暑假时偷闲回老家一个星期,就是为了去见见我的那些朋友,我和他们在一起的没有一点生疏感觉。虽然彼此都是一年多没有见面,可是见了面,依旧是曾经那般激动。那天我去见一个朋友的时候,天下起了不小的雨。我们相约在高中时的大门口相见。我说,下雨了,还去不。他说,风雨无阻。那晚我们去了一家金陵鸭血粉丝店,聊天到十点多他才回去。分别的时候,我们都知道那一别之后,又要很久才可以相见。我们都不知道那很久是多久,可是我们知道一点,那就是我们相见的时候,还是很好的朋友。这就是一辈子的好朋友。我那七天中最多的时间是在陪一个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朋友。我回家七天,没有一天在家里睡觉,每晚都是在他家,与他抵足而眠。我们每夜聊天到很晚很晚,聊彼此的女朋友,聊我们的理想。我们分别的时候,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相见的。他常常说最迟也不会迟过我们两个人其中一个人结婚那天。我想这个是一定的。我想他的婚礼我一定要参加,即使我当时和他远隔天涯。而且我知道他也是这样想的。这就是真的朋友。我为我有那么多真的朋友而感觉到无比的幸福。

  如今,我那些散落在中国各地的真的朋友们,这一刻,我在想着你们,祝愿你们一切安好。你们都是我的同类。

------分隔线----------------------------